“莫芙,你站在这里被授予总部部长的头衔时,想的是什么?”格罗苏拉背对着来人,这样问道。

“一样吗?”格罗苏拉转身看向空无一人的观众席,“当部员们列队站在我面前时,我想的是要让ACCA更团结。如同我们身上的制服一般,形色虽有不同,但他们都代表了这个组织……”

那次五长官就职仪式之后,利利乌姆把自己叫去了他的办公室,在花茶的氤氲中,他说:“真是杂乱无章,不是吗,格罗苏拉长官?保留各区的特性很重要,但该统一的却还是要统一,比如ACCA。否则在一团糟的境况下,有的事情总是会发生的,比如,政变。而这一切,比起由不受控制的外部力量发起来说,由守卫国民的ACCA来主导,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么?”

不得不说,这位新同事一语中的,正好触到了刚刚成为五长官的格罗苏拉所忧心的东西,格罗苏拉谨慎地开口:“实施起来不会很困难么?”

利利乌姆身体前倾,微笑道:“看来您是跟我志同道合的人呢。那么,格罗苏拉长官,愿意成为我的同盟,与我一起建设新的ACCA吗?”

莫芙问:“长官,您是想说政变的事吧?如果这是保护ACCA和这个国家的唯一办法,您如此决定,我并无异议。”

“……不过,目前还不确定能否让欧塔斯参与进来。我只是让他随时跟我报告各区的情况。”

得到格罗苏拉的指示后,莫芙离开了礼堂。格罗苏拉独自在原地停留,脑海中思绪万千。

眼前依然是空无一人的席位,但几年前五长官就职仪式上,队列整齐精神抖擞的部员们站在底下的身影仿佛又纷纷浮现。他们是国民的守护者,也是自己的重要伙伴:吉恩·欧塔斯、克劳、莫芙……这些部下接二连三地出现在脑海中,利利乌姆的影像渐渐被挤到了后排,几乎快要消散了。

脑海里有另一个更贴切的词语即将涌上来,但还未来得及抓住,就被理智推回深处,无声地消失。

“今天的新闻各位想必已经看了,行政院说国王的身体状况不如以前,不再处理政务相关的事情。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商讨一下之前说的那件事。”利利乌姆道。

“总之我们不能闲着。”斯佩德推了推老花镜,道,“而且不管事情如何发展,首先还是要迎接ACCA100周年纪念仪式,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只好祈求国王一切平安了。”

“100周年的纪念仪式,难道不该好好利用一番吗?届时全区的要人可都要汇聚一堂。”利利乌姆克制住激动的心情,故作平静地开口,身体却忍不住微微前倾。

其余几人沉默着互相看了一眼,不经意地扫过格罗苏拉,见他没有作声,才点点头。

“ACCA就要推动政变了,哥哥。为了让我们的弗罗旺得到一切,这个国家已经按利利乌姆家所期望的方式行动了。”利利乌姆在房间里一边喝着花酿,一边跟现任弗罗旺区长通电话。

耐心听着弗罗旺的区长在电话里情难自已地感慨完毕,利利乌姆微笑着挂断了电话。

厨房里煎锅发出“滋啦滋啦”的声音,金色马尾的女孩哼着歌,不时翻动锅里的切片面包,以便黄油和蒜香浸润进去的同时在最外面形成恰到好处的焦褐脆壳。

“咔哒。咔哒。”吉恩·欧塔斯无所事事地坐在餐桌边上,右手支着下巴,盯着左手的烟盒,将它打开又关上。

“唔,看来我来得正好,”尼诺放下怀里的东西,转身把门关了上,“请人从朱莫克区带了一些培根和果酱,夹在面包上刚刚好……啊,萝塔,请替我煎两个溏心蛋。”

“好啦好啦……”尼诺自如地抱起东西去厨房,熟练地找到刀子切培根,又把鸡蛋从冰箱拿出来。

萝塔转头看了两人一眼,嘟囔道:“这两个家伙,又有什么秘密了……上次去皇宫之前也是这样……”

饭后,萝塔抱着高高一摞意见征求信,出门开始了她的工作,要塞进这栋大楼每一户门口的邮箱,可不是件轻松的活计。

“利利乌姆长官昨天来找了我,问我收到了多少支烟。”吉恩一边用干净抹布擦着尼诺洗好的盘子,突然毫无征兆地开口。

尼诺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但很快发觉,不同于上次,今天的吉恩没有质询的意思。于是平复了情绪,道:“这件事我这边倒是不知情,格罗苏拉长官不曾提起。你是怎么回答的?”

尼诺失笑,把才洗好的盘子继续递给他:“倒是你会做出的事情。那么,你要成为吉恩王子吗?”

“唔,当然不了。虽然你这样说,我觉得还好。但当时从利利乌姆长官口中说出这个称号,我听着可怪别扭的。”

“毕竟我在心里默默叫了你几十年嘛,说不定某种类似心灵感应的东西已经把这个称呼传进了你的耳朵里。”笑意爬上尼诺的眼角,说完这句话,他转回头,盯着手里的碗筷,专心地继续清洗。

吉恩的动作顿了顿。他看向尼诺微微翘起的嘴角,松了口气,不禁也跟着微笑起来。

“格罗苏拉长官,向您汇报一件事情。”对方语气很轻松,不像是汇报,倒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负担似的。

“哈哈,您可真会开玩笑。但这不是我今天主要想说的话题。我想跟您汇报的是,吉恩已经收到了第13支烟。以及,利利乌姆长官对此十分关注。上次的调查结果您应该还记得,想必我也无需再重复了。”

格罗苏拉在窗前立了好一会儿,拨通了莫芙的电话。“冒昧叨扰。不过我想你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,莫芙总部长。关于ACCA的未来,以及100周年仪式上的一些安排……”

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格罗苏拉眼前浮现出许多过往的画面。其虚幻如同梦境泡影,连同那些温柔逢迎的微笑,以及馥郁惑人的花香。那个人带着香气走来,令人沉醉其中之后,又毫不留恋地抽身离开。

ACCA100周年仪式的前一天,恰逢巴登难得的晴朗日子,白云敞开怀抱,让出一片澄澈的蓝天,枝叶扶疏的林荫道上,夕阳慷慨地洒下片片细碎的熔金,落在底下行走的人身上。

身着制服的格罗苏拉往ACCA总部走去,利利乌姆正朝着他走来,两人对视了一眼,没有打招呼。在擦肩而过的时候,格罗苏拉顿了顿,但在他开口之前,对方叫住了他。

“今晚,我们会和各区代表进行最终商议。就在明天,政变会成功,欧塔斯会成为下任国王。终于能看到未来的曙光了,利利乌姆家,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。”

利利乌姆的语气十分轻快,像是终于卸下了沉重的包袱和面具。风把他的头发扬起来,心情也好似乘着风腾空而上。

他没有转过头看向格罗苏拉,此时与其说是笃定自己必将成功的无所顾忌,不如说是单纯地在跟对方分享自己的快乐。

这句话的攻击性实在太过明显。利利乌姆情绪也冷了下来,淡淡道:“是啊。你发现了,大家也发现了,不是吗?”

利利乌姆转身看向对方的背影,表情已经沉了下来:“推举欧塔斯当国王,通过他来改变这个国家。这样,当大家发现的时候,已经不得不接受弗罗旺拥有国家实权的这个事实。”

利利乌姆笑笑:“就像你现在这样。明知道对方的目的,但又无法反抗,这是因为什么呢?”

利利乌姆却只是哼笑一声:“不管众人口中如何说,背后的答案一定如此。若非利利乌姆家,又有谁能支撑起这个国家呢?石油,燃气,钻石,恐怕没有哪个区有弗罗旺这样的富饶。那么,待会儿仪式见,格罗苏拉长官。”

目送对方离去,格罗苏拉在原地低声叹道:“那我恐怕是个例外了,只是因为这个人是你罢了。”

“格罗苏拉长官,您在这里做什么?不参与商议吗?”莫芙四下看了眼,除了翠绿的植株,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停驻的景色。

莫芙没有在意对方略过的答案,继续道:“欧塔斯似乎已经和利利乌姆长官直接会面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