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西里尔字母缩写是КГБ,音译过来就是鼎鼎大名的克格勃,冷战时期,这里与与美国中央情报局、英国军情六处和以色列摩萨德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机构。克格勃在冷战期间以策划多起暗杀行动闻名。苏联解体之后,克格勃改制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,至今仍然在全世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。

很多人一直都对冷战期间的俄罗斯特工很感兴趣,虽然苏联时期对于克格勃的各种工作细节一直讳莫如深。但随着苏联的解体,多年以前的尘封往事得以揭开,事实上特工们的生活并没有电影中描述的那样潇洒,相反他们的外貌大多平淡无奇,也没有什么过于先进的黑科技武器,更没有香车美女陪伴,作为一名情报人员,他们最重要的一项技能就是将自己隐匿在人群中,而克格勃间谍们的武器,自然也是越低调越好了。

要说克格勃自然要先从它的创始人捷尔任斯基说起,捷尔任斯基出生于波兰的一个贵族家庭,早年在波兰和立陶宛活动,曾多次被捕。随后加入苏共,主要负责情报活动。在十月革命时,负责斯莫尔尼宫与起义军之间的通讯工作,为推翻沙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苏联成立后,他一手建立了全俄肃反委员会,简称“契卡”,也就是克格勃的前身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他还主持建立了捷尔任斯基公社(F. E. Dzerzhinsky Labour Commune),这里后来发展成了费德(Fed)光学机械制造研究联合体,Fed就是捷尔任斯基全名的缩写。这里专门负责为苏联情报组织生产各种间谍相机,苏联第一款35毫米相机就是在这里诞生的。二战胜利后,苏联从德国占领区获得了大量蔡司,莱卡等光学工业巨头的技术人员,生产设备甚至原材料,使得苏联光学工业迅速发展壮大。

冷战期间,随着克格勃的不断发展壮大,东西方间谍战的技术也不断升级,苏联研制出了伪装成扣子和领带的微型相机,这些设备在冷战时期都是机密中的机密,苏联解体后。列宁格勒光学机械协会却在民间摄影爱好者中迅速蹿红,而现在的LOMO风格照片,其实就是俄语ЛениградскоеОптико-МеханическийОбьединение,也就是列宁格勒光学机械协会的缩写,这里制造了大量粗制滥造的相机,却因为独特的成像效果风靡于摄影爱好者中。

除了间谍相机外,克格勃特工还大量使用各种特制武器,1978年9月7日,叛逃到英国的保加利亚反对派作家乔治·马科夫在上班途中被人用雨伞不小心戳了一下,当晚即出现高烧症状,并在短短3天后由于多器官衰竭死亡。尸检报告显示,他被雨伞戳中的大腿皮下有一个针尖大小的金属球,金属球上有两个小孔,金属球中含有致命的蓖麻毒素。

博物馆内展示的“毒雨伞”,可见其内部构造相当复杂,只要轻戳就足以让人丧命

蓖麻毒素能够溶解红细胞,抑制麻痹心血管和呼吸中枢,并导致肝肾功能衰竭,而乔治·马科夫就是被那个雨伞害死的,这就是冷战时期著名的毒雨伞案件。直到1990年,也就是苏联解体前夕,曾在克格勃和英国担任双面间谍的奥列格·戈尔季耶夫斯基才向外界公开,当年正是克格勃向保加利亚特工古利诺提供了“毒雨伞”发射装置和蓖麻毒素。

1992年,另一名苏联特工奥列格·卡卢金也证实了戈尔季耶夫斯基的说法,不过,被他们指认的保加利亚特工古利诺对此却矢口否认,1993年,美国和丹麦情报部门曾将古利诺逮捕,但苦于缺乏证据,最终只能将其释放,如今这起案件已经超过了追诉期,保加利亚特工古利诺金盆洗手后变卖了所有家产,随后去向不明,消失在了历史洪流中。

除了毒雨伞之外,克格勃还研制了更加隐蔽的两种武器,他们的构造和原理极为类似,但用法却相去甚远,首先来说说克格勃“燕子”们使用的口红枪。所谓“燕子”,是克格勃在冷战期间培养的女间谍,她们用美惑西方重要任务,效率非常之高,克格勃讲这些女间谍统称为“燕子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克格勃还培养了不少美男子,北约的女性重要人士,这些人被称之为“乌鸦”。

克格勃女间谍“燕子”们专用的微型枪械,其做工足以以假乱线年,西方缴获了一种奇特的武器,这种武器的结构非常小巧,由克格勃设计制造,数量也十分稀少。这种武器的外观与一支女式口红别无二致,但其实这是一把4.5毫米口径手枪。使用时拧动枪身上的突起就能够发射一枚子弹,专门用来暗杀重要人士,由于该枪的枪弹口径非常小,为增强杀伤力,枪弹中同样会施以强力的毒素,西方人将这种武器形象的称之为“死亡之吻”。

而男性特工使用的微型枪械就远没有这么浪漫了,克格勃曾专门研制了一种“直肠单发手枪”,顾名思义,这玩意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隐藏在菊花里。其技术与克格勃此前使用的口红枪一脉相承,但其结构更加紧凑,长度只有4.5厘米,将枪管转动四分之一即可发射,专门用于对付西方的高价值目标,只不过用之前要想办法将其掏出来,想想也知道过程有多酸爽。

除了藏枪之外,克格勃还研制了“直肠胶囊”,能够携带半格缩微胶卷,毒药和纸条等重要的小物件。在当时科技不发达的情况下,这种方法的确非常好用,但是现在金属检测仪就能够轻松检查出藏匿在直肠中的金属物体。对了,别以为西方间谍能优雅多少,CIA此前也研制过一款更离谱的“直肠组合刀具胶囊”,小小的金属管内包含钳子、螺丝刀、锉刀、钻头等等多种工具,可以算是直肠内的瑞士军刀了。

虽然科技发展越来越快,但近年来通过直肠携带武器的事件仍时有发生,为避免被金属探测仪器识别,这些物体采用硬化复合材料和碳纤维等制造而成,而且他们被刻意制造成不规则的形状,以模仿粪便的状态,其携带的武器也变成了带有水生贝类或软体动物速效毒药的针头,或者是微型窃听装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09年在沙特还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自杀式袭击案件,袭击对象是当时沙特内政部次大臣·本·纳伊夫王子,由于他在任期间多次打击恐怖组织,导致对其发起了报复,但是接近王子本人又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,为突破重重阻碍,流亡海外的23岁的极端分子达利·艾·阿西里在8月斋月庆祝活动前向伊朗表态,称他要携大批极端分子投降。可实际上,阿西里的目的是作为“”对纳伊夫王子发动自杀式袭击,为避开沙特的层层设防,他在直肠呢塞入了大量爆炸物,并一路避开了也门奈季兰机场和沙特西部吉达机场的层层安检,乘坐纳伊夫的私人飞机一路抵达沙特西部城市吉达。

当晚阿西里就参与纳伊夫王子的斋月集会活动。他借口称大批武装分子想要从也门逃回沙特,但害怕沙特对他们实施“秋后算账”,想要让纳伊夫王子在电话里亲口承诺保护武装分子们的安全,其实这只是一个圈套,纳伊夫王子拨通电话,随即引爆了藏匿在阿西里直肠内的炸弹,不过悲催的是,虽然纳伊夫王子距离袭击者仅有数米,但由于炸弹是在阿西里体内爆炸,他成为了那次袭击中唯一的死者,而纳伊夫王子仅仅是受了些皮外伤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