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报道,美国约有20万孩子在疫情中成为单亲,或失去了父母。小家庭之外的大家庭成为此类悲剧的“第一道防线”,祖父母肩负了养育孩子的责任。

艾达·亚当斯(Ida Adams)从未想过,自己在62岁时需要在工作日每天来往接送一个七年级的孩子。她此前计划要在巴尔的摩的约翰·霍普金斯医院继续做管家,直到65岁。退休后,她和同岁的丈夫安德烈(Andre)想着,可能会去旅旅游,“想走就走”。

但2021年1月,艾达的女儿在医院孤单度过三周后死于新冠,终年43岁。去世的女儿给艾达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孙女。

现在13岁的小孙女吉米娅(Kimiya),曾陪着祖母去殡仪馆挑选一具白色棺材。艾达说,她想让孙女在母亲的葬礼上有发言权。

去年12月,名叫“Covid Collaborative(新冠合作)”的组织估计,约有167000名美国孩子在新冠中失去了父母中的一人,或失去了主要照料他们的人。失去了父母或照料者的孩子在有色人种社区中比例更高。

最近,来自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者们估计,美国失去了父母一方或双方的孩子有196700名。

祖父母成为悲剧中保护孩子们的“第一道防线”。据代际联合(Generations United)报告,在疫情前就已经有260万美国孩子和祖父母同住,由亲戚抚养。

出现这种情况,可能是由于他们的父母服军役、被监禁,或因滥用药物去世,或因疾病、意外离世。当孩子的父母离世,祖父母开始为孩子们提供日常照料、交通接送和经济支持。

艾达的女儿在2017年时,带着吉米娅搬回了艾达的家中,当时她失业,身体也出了问题。很快,她的糖尿病得到控制,每天能负责女儿的日常生活。但如今她去世了,吉米娅希望和奶奶、爷爷一起生活。

吉米娅的父亲也住在附近,同意了这个方案,认为这样会最小程度地影响吉米娅的生活。艾达接受了临时法定监护人的身份。

这样突然的改变,对两代人都是挑战。孩子们经受着失去父母的悲痛,而祖父母在退休的年纪过上了没有预期过的生活。代际联合的执行理事唐娜·巴兹(Donna Butts)说,“他们(祖父母)只能把梦想封装起来。”

艾达早早退休,因为发现她的工作日程会经常留下吉米娅独自在家。“我以前是外婆,是慈祥的那个角色。现在我需要做严厉要求的那个人,需要说,‘吉米娅,去做作业。吉米娅,关电视。’现在我是监护人。我得做所有事。”

现在的世界也与她养育女儿时大不一样。“我养育女儿的时候,没有网络,没有社交媒体,没有手机。”艾达说。对她而言,吉米娅也是黑暗中的光,她们相互需要。

人们和艾达说,养育孙女是一种福气。但艾达认为,在福气之外,这也意味着更多责任和工作。在当地一家家庭哀悼中心(family grief center)“罗伯塔之家(Roberta`s House)”,吉米娅每周都会去见一名顾问。这家人在一起努力度过难关。

在罗伯塔之家,孩子们都因为意外、疾病或其他原因失去了家庭成员。如今,新冠成为影响年轻一代的重要原因。

对于孩子们和祖父母来说,新冠都是无法逃避的话题。新闻上,每个人口中,都谈论着新冠。每件事都提醒着他们,曾失去家人。

在一些帮助儿童的哀悼中心,会为孩子们、失去配偶的家长和失去孩子的祖父母提供帮助,让他们感到不那么孤独。这些中心会提供互相支持的小组、咨询、夏令营和家庭活动。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也会通过“亲情领航员项目(kinship navigator programs)”为祖父母抚养孙辈的家庭提供帮助,比如住房、食物、法律援助。

去年七月,乔斯琳·里弗斯(Jocelyn Rivers)家庭中的四个人都感染了新冠,他们前往了一家医院。最开始是乔斯琳的女儿瓦伦西娅(Valencia),后来是乔斯琳自己,她的另一个女儿、一个女婿也感染了。

但乔斯琳的女儿瓦伦西娅没能康复。35岁的她住进了ICU,在住院两周后去世,留下了两个年幼的孩子。乔斯琳承担起来抚养两个小孩的责任,虽然她在出院后还有数周需要辅助供养。

此前瓦伦西娅就是一个单亲母亲,一人照料两个孩子。她怀第一个孩子时,搬回父母家中。祖孙三代曾经一直在一起住着。乔斯琳说,“我的孙女三岁前都一直叫我‘妈妈’。”

乔斯琳已经60岁,时常会因为关节炎而感到膝盖疼痛。她现在每天需要接送6岁和8岁的两个孩子上下学,去少年棒球联盟练习,上舞蹈课,还需要做家务,监督他们做作业。

对于乔斯琳来说,孙辈是支持她的动力。“如果他们没有陪着我,日子会更难过。我一直想着我的女儿。”

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儿童心理专家德博拉·贾各布维茨(Deborah Jacobvitz)说,对于孩子们而言,失去父母是最难恢复过来的伤痛之一。她调查了同年经历过失去家人的成年人,她发现,“这种寻找和渴求(已故亲人)是正常的,但是会持续多年,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心理健康和他们自己的人际关系。”

对于孩子来说,悲痛很难过去,但在家人的陪伴和社会的帮助下,很多人能够度过难关。对于祖父母而言,他们失去了孩子,也搁置了退休后的计划。祖父母抚养孙辈的家庭从哀悼中心获得了很多支持,他们谈到失去家人时会不住流泪。一旦承担起这个责任,照料孙辈会成为祖父母一项恒久的工作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